站內搜索  
 
通知公告
您所在位置 > 首頁 > 教師發展
我是這樣寫教育理論性文章的----翁乾明
日期:2015-09-24 16:31:57  信息來源:   瀏覽量:246

我是這樣寫教育理論性文章的

教育部福建師大基礎教育課程研究中心

寫理論性文章的工作由核心與外圍兩部分構成。論點的確立、論據的收集、論證的展開是核心部分,而除此之外的前期準備、中期潤色、后期投稿、格式規范等等,都屬于外圍部分。如果寫出的文章,理論上站得住、實踐上行得通,令人心悅誠服,那么核心部分就做得精彩。本文就鎖定核心部分,回顧自己的寫作經歷,談談我自己是如何努力寫出有特色的教育理論性文章的,以便拋磚引玉。

  • 個性化理解

該怎么理解教育理論呢?思想是智慧的靈光,如果把它系統化就能上升為理論。所以,理論是思想的系統化,教育理論則是教育思想的系統化。也可以說,教育理論是對教育的理性認識。它具有概括性、指導性、預測性、局限性等性質,表現為對過往的概括、對現實的指導、對未來的預測、對特例的失效。教育之復雜決定了教育理論常有失靈的時候,故不能生搬硬套。而教育理論的顯著特征是:個人性!特定的教育理論總是與特定的個人相聯系的。例如,“產婆術”之于蘇格拉底,實用主義之于杜威、因材施教之于孔子、生活教育之于陶行知、自然主義之于盧梭,如此等等。有個很有意思的提法叫做“個人理論”,指的是打上鮮明的個人烙印的理論。一線教師只要對教育教學有獨到的見解,并能以此有效地指導自己的教育實踐,就可以認為他擁有一定的“個人理論”。 換句話說,教師的“個人理論”能為教育(教學)實踐提供一個觀念性、過渡性、操作性的支撐。寫理論性文章的過程,就是通過文字發表“個人理論”的過程!教師不必擔心“個人理論”的粗糙,甚至只是個人的經驗性論斷,只要對教育實踐有一定的指導價值或啟示意義,就盡管大膽地發表出來!人們看重的是教師“個人理論”中所蘊含的:對教育現象的解釋力、對教育價值的判斷力、對教育實踐的改造力、對教育思考的支持力。當然,好的“個人理論”,至少還具有先進性、新穎性、自洽性(自圓其說)、實用性。

  • 新視角立論

新思想是文章的靈魂,包括新觀念、新思維、新理解、新說法、新解釋等等,有獨到見解,文章才有新意。要善于從新視角提出“個人理論”,做到:“老生常談不談,人云亦云不云”。例如,近期我在《福建教育》上發表了“在教學反思中培育課程意識”一文,提出了幾個觀點:一,從廣義上講,在學校,不僅學生所要修習的具體學科是課程,凡是有明確教育意圖的有意而有效的安排都是課程。何以見得?如果一所學校要求師生在過道上都靠右側行走、離開座位就帶走所發生的垃圾等等,都可以看成是具有這所學校特色的“規約性課程”。二,真正發生作用的“實際課程”是否優于官方所制定的“標準課程”,取決于被教師所內化的“覺知課程”的質量。三,從根本上講,課程意識就是關于培養什么人、如何培養人的育人意識,是在把握課程的目標價值、精神理念的基礎上所形成的育人的敏感性、自覺性和創造性。三,討論教師的課程意識,關鍵不在于有和無,而在于強與弱、優與劣,而強與優的課程意識的本質特征是合規律性、合目的性。四,課程意識與教學意識并非對立而是互補關系。等等。這些觀點都來自于教育實踐、發端于“個人理論”而并不多見于公共話語,卻提供了一個關于課程意識的特殊視角。

  • 簡約化建構

好文章的結構常是簡約的,多用并列式、遞進式和復合式(并列+遞進),都如行云流水般的清新自然。要順理成章、水到渠成、瓜熟蒂落地形成結論,需要有精巧的框架作引導。例如,我最近寫了一篇關于新一輪高考改革文章,字數七千,標題是“高考改革不能走入莫比烏斯圈”,采用的是“遞進式”的簡約結構。文章分四部分:一,介紹“常態圈”與“莫比烏斯圈”的概念、特性與異同,并把這兩種圈與前后兩輪的高考改革作類比。我想表明:強大的社會文化心理的阻抗,有可能讓新的高考改革推入“莫比烏斯圈”!一旦被推入,與舊的高考改革(走的是常態圈)相比較,所走過的路程、所經歷的時間、所付出的代價可能加倍!二,探討社會文化心理阻抗的外在表現——“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”,及其在每一改革項目上可能的具體表現。我想表明:“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”將會怎樣使高考改革悄悄地變得有形無實的。三,新高考改革要跳出“莫比烏斯圈”,就得突破重重難關,包括誠信關、評價關、權重關、招生關、分流關、規范關、命題關等等。我想表明:高考改革雖然十分艱難,仍然有望成功。四,檢驗高考改革是否成功,就看它能否有效地反撥基礎教育與高等教育,使之走上健康之路,從而培養出能夠擔負振興中華大業、享受美好人生的優秀公民。我想表明:高考改革不能迷失方向!

  • 精致化選材

文章要寫得有血有肉,就要從大量的資料中篩選出精致的素材作支撐。但素材的典型性與真實性常有沖突須仔細甄別。例如,有人說農藥666粉是科學家經過665次失敗后才研制成功的,這很典型卻不真實。實際上666表示在其分子中含有6個碳、6個氫、6個氯原子。有時無須多加筆墨,好的素材本身就可以促成讀者自覺主動地去論證文章的觀點!例如,臺灣作家張曉鳳送兒上學的第一天就對學校發出追問:“我,一個母親向你們交出了我可愛的小男孩,而你們將還我一個怎樣的人呢?”這對于理解“為何而教”的重要性就是個好素材。再如,我在《江蘇教育》上發表了題為“用‘兒童立場’為師德奠基”的文章,是從一個小故事引入的:有個叫阿靜的女士,兒子非常內向。一天,她跟兒子一起玩“爭上游”(撲克牌游戲)。阿靜先輸一局,新開一局時她摸到了大王,按規則向兒子“進貢”了大王,但兒子并不象她所預期的那樣開心。經詢問,她才知道兒子手上要是再多一張小六就可以湊成一副“四大金剛”,兒子最想要的不是大王而是小六!阿靜突然領悟到:“原來最好的東西,未必是孩子最想要的東西!”這一天,阿靜終于給了孩子最想要的東西了,她跟孩子聊了他最喜歡的話題,終于打開了孩子的話匣子,她們足足聊了3個小時!阿靜教育方法改變了,孩子的性格也改變了。這個故事就蘊含著“兒童立場”的內核。

  • 睿智化論證

論證不僅要講究內在的科學嚴密、也要講究外在的分寸把握,包括論證的語氣調節!作者無意,讀者有心。哪怕是行文語氣上的居高臨下,都會削弱文章的說服力。常用的論證方法有:一,事實論證。畢竟“事實勝于雄辯”。二,理論論證。從公認的前提推出正確的結論。三,比較論證。“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”。四,比喻論證?;願W為淺顯,變抽象為具體。五,因果論證。“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”,探明事物間的因果關系。靈活運用論證方法,能使文章的力量倍增。例如,我在已發表的“關于教學目標的若干逆向思考”一文中,為了論證“課堂教學目標未必都要明確可測”的觀點,就先運用了理論論證、因果論證,強調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“隱性知識”的特殊價值,揭示了與之相應的“隱性目標”的客觀存在。最后,又以語文教學中普遍存在的、一味肢解名篇美文的現象為例進行了“事實論證”:某些名篇美文的教學,只需讓學生用心地、流暢地、如臨其境地誦讀,無須設置明確可測的顯性目標,就能讓學生享受個性化記誦的樂趣,有效地培養語文的語感、美感、靈感和整體感。因為,隱性目標觸及人類與生俱來的特殊機能,兒童能在不懂母語規則的情況下習得母語,就是這種機能存在的明證。到此,又回到了“理論論證”上來了。

  • 輻射化寫作

許多教師寫文章苦于無從下手。實際上,從硬筆書寫變為機上錄入,已經催生了新的寫作方式。我的寫作方式是:在確定寫作框架之后,采取“中心輻射”的策略,從核心向外圍逐步推開。即:不按部就班地從頭寫到尾,而是從最想寫、最會寫、最該寫的部分入手,聚精會神地一氣呵成,然后由中心向外逐步完善。我在寫作時,最關心的是自己思想觀點是否表達得充分而順暢?根本不在意邏輯關系是否清晰、遣詞造句是否得當。因為,這是下一道較輕松的工序,而在電腦上作“增、刪、調、換”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事實證明,這是多快好省的寫法。例如,我在《中小學管理》雜志上發表的“判斷優質學校的感性標志”一文,就是從核心開始突破——寫自己最想寫的關于優質校的感性標志:是否動靜分明看整體面貌;從是否熱情友善看人格健康;從是否整潔衛生看行為習慣;從是否簡約靈動看教學成效;從是否書卷氣足看精神生活。而在后期才“逐步推開”的內容有:本課題的引入;優質學校的三種解讀——實質性解讀、世俗性解讀、行政性解讀;判斷優質學校的兩類標志——理性標志和感性標志;理性標志與感性標志的關系、價值與特點;本文的概述性小結。

  • 獨創性表達

新思想的表達不能落入俗套,要有“語不驚人誓不休”的信念!要以獨創性的語言風格,給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覺,產生為之一振的效果。哪怕是熟知的理論,都可以用新穎的方式賦予新意。我堅信布魯納的核心論斷:任何學科的內容都可以用更為經濟、富有活力的簡約方法表達出來,從而使學習者易于掌握。這一論斷還隱含著一個重要判斷:某個概念一旦被深刻理解,主體就可能以無數種的方式加以表達。我們要根據實際情況,選擇最易于理解、最為鮮活的方式加以表達。比如,關于教學內容的分類有很多種方法,我采用了獨創而簡易的一種進行劃分:教學內容大致包括道、法、術三個層面。其中,基本信仰、生命智慧、核心品格、根本原理等,屬于“道”的范疇;思維方法、工作方式、能力習慣等,屬于“法”的范疇;具體知識、具體技能、操作技術等,屬于“術”。“術”雖不可少,但容易變化、遺忘、過時,而“道”與“法”具有奠基性,故教師要在“術”的傳授過程,讓學生深得“道”與“法”的精髓,以形成帶得去、留得住、終身受用的素質。實際上,這里所說的道、法、術,基本上對應于新課改的“三維目標”,但又有了別開生面的意境。

  • 藝術化處理

最受歡迎的理論性文章,是言近旨遠、守約施博、深入淺出、返樸歸真的文章。同一個意思,我會盡量處理得清新明快。例如,為了論證“課程意識與教學意識并非對立而是互補關系”,我采用了簡要的比喻:“前者如樂譜,后者如演奏;前者如戰略,后者如戰術。”然后再點明關系:“脫離了教學意識,課程意識可能變成紙上談兵;脫離了課程意識,教學意識可能變成脫韁野馬。”所以,教師要同時具備強而優的課程意識與教學意識,才有望使“實際課程”優于“標準課程”。我撇開枯燥煩瑣的純理論論證,是預計到教師對這兩個概念的理解并不困難,只是對二者的關系認識不夠到位。同樣,為了培養強而優的課程意識,我向教師們提出了8個方面的反思路徑,原先是用比較規范卻呆板生硬的表述方式,后來才改成不很規范卻簡單活潑的表述方式:為什么教?該教什么?從哪兒教?教到哪兒?該怎么教?據何而教?用什么教?教得如何?我的一貫觀點是,在不影響文章主旨的情況下,文字要盡可能寫得通俗易懂,能用淺顯的方式表達就絕不用深奧的方式表達。

  • 操作化建議

理論性文章應該“頂天立地”,這里的“天”就是理論,“地”就是實踐。好文章往往是接地氣的。我不喜歡脫離實際的概念炒作,在充分表達思想觀點的基礎上,我都會盡量讓理論進入操作層面,使之從灰色變得常青!這幾乎成了我的文字特色!例如,在“教育懲罰之必要·運用·隱喻”一文中,我著力于“運用”,在操作層面上提出了8條建議:罰之有愛,罰之有據,罰之有度,罰之有公,罰之有善,罰之有慎,罰之有理,罰之有時。再如,我在《福建教育》德育版上曾發表了一篇題為“教師應兼備高敏感力與強鈍感力”的文章,在講清有關概念的內涵、特征、價值、關系的基礎上,提出了培養身心鈍感力的六條建議:謹防“蜈蚣效應”, 樹立“榕樹精神”, 注意“抓大放小”, 善于“轉換視點”, 堅持“面向未來”, 告誡“不要在乎”。而每一條建議,都引用一個事例,或寓言、或故事、或意境來提供隱喻性支持,幫助理解和行動。就拿“告誡‘不要在乎’”來說吧,我寫道:“‘文革’期間,著名學者梁漱溟遭到迫害,所有的字跡、簡牘、圖書都被燒毀,他卻若無其事地說:‘身外之物,燒了就燒吧,但是思想是永遠燒不掉的。’他活得依然豁達瀟灑。所以,鈍感力的別名叫做‘不在乎’!”我想,在理性的光芒之上增添一些感性的色彩,不僅不會損害理論的莊嚴圣潔反而使之變得更加溫潤有力!

  • 持續性積累

在既深又廣的話題上,更顯示出平時積累的重要性。正是由于我平時對校長的課程領導有持續不斷的關注,才能在《教育發展研究》上發表“校長對高中課程的實踐探索”的文章,我從9個方面系統地闡述了對校長課程領導力的思考:1.理念基礎:辦學思想的確立:2.素質期待:辦學目標的明確;3.偏見排除:課程共識的形成;4.核心環節:課程體系的構建;5.機制保障:課程制度的重建;6.過程把握:課程有效性研究;7.全新空間:課程資源的開發;8.深層要求:課程文化的培育;9.績效尺度:課程信譽的確立。撰文如“一朝分娩”,積累如“十月懷胎”。常言道:“書到用時方恨少,事非經過不知難”。很難想象:平時無所用心,到時會信手拈來。文章的主題要么自定,要么他命。自定的主題還好些,至少說明自己有興趣、有感悟。他定的主題就不好寫了,要是恰好落在自己的空白點上更是無從下手。“讀書破萬卷,下筆如有神”,有了平時用心積累,才有大量的素材儲備和豐富的理性認識,寫起文章就容易多了??煞e累的內容有思想、靈感、思路、語言、案例、素材等等,積累的方式有閱讀、觀察、實踐、體驗、思考、交流等等。哪里有所用心,哪里就有收獲。要做個“有心人”, 隨時隨地記下所思所想所悟所得的東西以備后用。絕不能為積累而積累,要把積累當作激揚生命、充實人生的過程,積累不僅可以增強感覺的敏銳性、思維的敏捷性,還能增強頭腦的概括力、聯想力和思辨力。

要寫好教育理論性文章,立意要高、挖掘要深。如果把“理論”二字拆開來,就是一個“理”一個“論”。那么,“理”就是擺事實,“論”就是講道理。“理”不可缺少,“論”更加重要。道理說得越充分,越透徹,文章的質量就越高??傊?,寫好教育理論性文章有三個關鍵:一是有精辟的觀點(論點),二是有充分的論據,三是有嚴密的論證。

點擊數:246收藏本頁
午夜拍拍拍无档视频免费_五月色婷婷综合狠狠爱_无码中文字幕乱码一区